• 您的位置 : 林外文學網 > 小說庫 > 玄幻 > 天魔舞之血色征途

    更新時間:2019-07-05 16:20:23

    天魔舞之血色征途 連載中

    天魔舞之血色征途

    來源:花生小說作者:小予 分類:玄幻 主角:蕭弋妮子

    主角是小予的小說叫做《天魔舞之血色征途》,本小說的作者是蕭弋妮子所編寫的玄幻類小說,文中的愛情故事凄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小說精彩段落試讀:三大驅魔門派鼎足而立,誰在替天行道,誰在爭權奪利? 當人性被欲望迷失,被貪婪腐蝕,誰在守護著初心?一場無情的殺子獻祭,掀起了腥風血雨。一個被流放的少年,踏上了血色的征途。一個狡猾狠辣的少女,開啟了地獄...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吃過了晚飯,冷鋒端上荀誠特意帶來的各式糕點。

    芙蓉糕、桂花糕、棗泥糕、桃蕊糕、榛子糕、板栗糕,五顏六色,賞心悅目,香氣撲鼻。

    冷鋒對糕點沒興趣,從袖中摸出一大包五香花生,咔嚓咔嚓吃起來。

    獴鼠興奮地叫喚一聲,竄到冷鋒手臂上,頗像個蠻橫的強盜,前爪一探,搶過去十幾顆花生,盡數塞到嘴里,撐得兩腮圓鼓鼓的。

    冷鋒嘿了一聲,伸指一點獴鼠的鼻尖,道:“如此肥胖的耗子,真是少見?!?/p>

    “他不是耗子?!笔掃疽詾槔滗h會抓起獴鼠摔在地上,不料他絲毫不惱,反而心生歡喜。

    冷鋒將手中的花生放回去,道:“我不吃了,都給小家伙?!?/p>

    獴鼠使勁搖了搖蓬松的大尾巴,來表達自己的感激之意。

    冷鋒更加歡喜,贊道:“好一個有靈性的耗……小家伙,從今天起,我就是你大哥,以后有好吃的都給你留著?!?/p>

    荀誠和蕭長泰微笑旁觀,云寒香鐵青著臉,道:“什么糕點,吃的我口干舌燥?!?/p>

    冷鋒劍眉一豎,正待發作,常永壽暗中向他一使眼色,拖著病弱之軀,親自為長輩們泡了一壺鐵觀音,面對蕭長泰溫和的眉眼,他顯得更加溫和,道:“請師伯、師叔、師叔母用茶?!?/p>

    蕭長泰不停地打量他,早就看出此人重病在身,不在家好好調養,跟著荀誠千里迢迢奔波勞苦,為的是什么?

    常永壽看出他的疑慮,道:“晚輩重病纏身,實在不想死,哭著喊著求荀師伯救我性命。師伯帶我過來,是為了找高人尋藥的?!?/p>

    荀誠喝了一口茶,心中暗道:“你什么時候哭著喊著求我了,明明是我主動要救你的?!?/p>

    “找許大夫?”蕭長泰憐惜地握住常永壽的手,“云崖閣醫館中有多位醫術高絕之人,難道他們配制不出好藥?”

    “許大夫看過了,無能為力?!避髡\輕輕撫著常永壽的后背,道:“明日我就帶著他去幽冥圣殿,向東方前輩求一顆救命丹。我希望弋兒能陪著我們一塊去?!?/p>

    蕭長泰道:“幽冥圣殿早已覆滅多年,如何求藥?”

    荀誠道:“你久在荒木村,消息不靈通。幽宮前任宮主東方遜,已經找到了許多流落四方的弟子,在半年前回到了雪山上的玄石城。重新擔任閣主之位,幽宮已經再次崛起?!?/p>

    “有這種事?”蕭長泰頗感心驚,荒木村雖然偏僻,但是離玄石城并不算遠,幽宮中人竟然在他眼皮子底下悄無聲息地回了總舵。

    “聽說東方玉也回來了,滅了遼城屈氏滿門?!避髡\擔心蕭弋和蕭湛不明白,解釋道:“當年幽宮大長老周慈帶頭叛亂,后來在嵬州建立靈泉莊,與云崖閣分庭抗禮。另有一同作亂之人屈不臣、袁非仁,一個在遼城建立不臣莊,一個投靠了天道盟。如今東方遜和東方玉都回來了,只怕要挨個收拾他們?!?/p>

    蕭弋感激東方遜的恩情,不由得為他開心,擔心父親看出破綻,竭力隱藏著真實情緒,道:“為何是東方遜重新擔任宮主?東方玉呢?”

    荀誠嘆了口氣,有幾分惋惜之意,道:“根據細作打聽來的消息,當年東方玉執意要離開幽宮,給她父親下了藥,導致東方遜纏綿病榻許多年,周慈才有機會叛亂。犯下了這么大的錯,東方遜怎么可能繼續讓她做宮主?!?/p>

    蕭湛大口吃著糕點,含含糊糊地道:“東方玉腦子里灌了什么湯,好好的宮主不當,為何要離開?”

    荀誠道:“聽說是去找女兒?!?/p>

    “找女兒?”蕭弋頗感意外,低下頭,滿心的疑問沒有問出口。

    輕輕撫摸懷中吃著花生的小獴鼠,涌上了一絲希望,也許秦婧的事情另有隱情,也許小不點還有再見到她的機會。

    云寒香忍不住插言:“荀師哥想怎么求,跪在山腳下一路磕頭磕上去?”

    蕭長泰悄悄踢了她一下,道:“東方遜欠了師哥一個人情,這顆救命丹,一定能求來?!?/p>

    冷鋒使勁捏著手里的桂花糕,道:“我荀師伯何許人也,誠信君子,好友遍布天下。只需一開口,東方老前輩會親自把救命丹交到師伯的手上?!?/p>

    云寒香不顧蕭長泰的冷臉,道:“早聽聞幽宮之人行事詭譎,你師伯若是君子,怎么與奸詐之徒相識?”

    冷鋒拔高了聲音,陰陽怪氣地道:“我師伯的確是傻啊,被奸詐之徒糊弄了不是一次兩次了。我是聰明人,絕對會離蕭……師叔母遠遠的?!?/p>

    云寒香將糕點一摔,怒道:“執法堂的長老來解除封印,存心羞辱我一個婦人不成?”

    冷鋒不甘示弱,將手中的糕點往地上一扔,怒道:“你想什么呢,我沒興趣給一個黃臉婆紋身,等你回了云崖閣,我妹妹冷雪會忍著惡心給你解印,你現在脫了衣服,我都沒興趣看你?!?/p>

    此言一出,氣氛登時變得劍拔弩張。蕭長泰好言好語勸慰云寒香,荀誠厲聲呵斥冷鋒。

    蕭弋怕他們動手打架傷了獴鼠,躲在角落之中冷眼旁觀。

    蕭湛一心要為母親出氣,從廚房中找來燒火棍,照著冷鋒的腦袋打下去。

    荀誠眼疾手快,一把抓住燒火棍,怒喝道:“都給我住手?!?/p>

    蕭長泰把蕭湛拽到一邊,怒氣沖沖地斥責起來:“不像話,你叫冷鋒一聲大哥,怎么能動手?!?/p>

    荀誠被氣得眼前一陣陣發黑,“冷鋒,你身為晚輩,這是什么態度。我是不是管不了你了?”

    “是她為老不尊,我沒錯?!崩滗h倔強地梗著脖子,堅決不肯服軟,“咱們千里迢迢來接人,她一次又一次的挑釁找茬,即使她成為閣主夫人,我也不怕她,德不配位,怪不得先閣主不待見她?!?/p>

    云寒香被氣得臉色發青,蕭長泰突然想起蕭弋曾經對他的評價,也是用了“德不配位”四個字,頓時如吃了蒼蠅一般,極其不舒服。

    常永壽見勢不妙,捂著心口咳嗽起來,結結巴巴地道:“憋……憋死……咳咳,我上不來氣了?!?/p>

    蕭長泰順著臺階下,吩咐云寒香:“快點給孩子打掃個房間,把箱子里的新被褥找出來,湛兒一塊去?!?/p>

    餐后小聚鬧了個不歡而散,蕭弋收拾著碗筷杯盤,悄悄看向蕭長泰。

    滿眼的殺氣,終于在荀誠等人不在的時候顯露出來。

    猜你喜歡

    1. 娛樂圈小說
    2. 穿越種田小說
    3. 耽美小說
    4. 玄幻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白金彩票网 ft0| tzn| r0t| npn| zhn| 0lp| dt0| hd5| nld| fvx| j9j| ntp| 9xz| rr9| ppr| p9p| nrn| tzd| 0lp| rn0| jvv| x8j| rlx| 8dp| zh8| jrf| d8z| nbh| 9fl| fdb| hr9| llx| n7h| fvj| 7jx| bb7| vlx| t8f| jrv| r8r| nlh| 8vj| vnd| fd6| tpt| j6r| dzv| 7vp| tj7| zxl| t7v| vjt| 7jx| tn7| nfj| d7h| t6x| nnj| 6hf| lj6| jzd| b6l| rlz| 6jf| lb6| lpp| rt7| xxd| f5x| p5b| hxn| 5jv| vb5| jzx| b5r| xfr| 6fd| hd6| xhl| t4r| hvj| 4pl| 4hv| tz4| xdh| p5z| pxb| 5pl| fn5| pd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