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 : 林外文學網 > 小說庫 > 重生 > 重生嬌妻:小媳婦,有點甜

    更新時間:2019-08-01 16:03:00

    重生嬌妻:小媳婦,有點甜 已完結

    重生嬌妻:小媳婦,有點甜

    來源:七悅文學作者:周堇 分類:重生 主角:葉青周云琛

    小說主人公是周堇的小說叫做《重生嬌妻:小媳婦,有點甜》,它的作者是葉青周云琛所編寫的重生風格的小說,內容主要講述:葉青被陷害然后被活生生的打死了,卻不想一睜眼竟然重生了……既然重生了,當然要活的像樣,虐渣男撕綠茶,拳打極品腳踢渣渣,統統都不手軟!絕望不再枉費這一生!...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第四章就大逆不道了

    本來我就防著他,前世他不分青紅皂白的對我動手的時候多了去了,現在他還想打我,沒門!

    見我爸的大耳刮子就要落到我臉上,我往下一蹲躲開了,然后直接往門口跑去,邊跑邊扯著嗓子大聲叫喊:“救命啊,殺人了!殺人了!葉先河為了城里的狐貍精和狐貍崽子要打死親生女兒了,大家來看看??!”

    先前我才和劉春紅干了一架,現在多少人等著看我家的笑話,這一嗓子,我是卯足了勁兒喊的,立馬村里的人就圍攏過來了。

    葉先河是個極為好面子的人,也是村里第一個進了城有正式工作,還在城里買了平房住的人,現在每回回村,不管是大事小事,他都穿的十分得體,我這么喊,得多掉他面子,他估計恨不得卸了我的胳膊腿兒。

    “葉青!你找死!”

    果然,葉先河沒想到我不僅敢躲他的巴掌還敢沖出去亂喊亂叫,簡直是氣炸了,要不是我媽死死的拽著他,葉先河能操起門邊的斧頭把我砍了也沒有不可能的。

    “你想我死啊,可是你想清楚了嗎,要是我死了,誰在村里沒日沒夜的干活賣糧食換錢給你女兒買新裙子???誰大冬天的縫的手指頭都裂了還給你兒子做棉衣棉褲?誰省吃儉用的省下錢給你老婆和你攥著???”

    我怒紅了眼睛,一邊罵著一邊捏緊了掃帚,以防我爸真的要打死我的時候我有東西擋一下,很顯然,我這話讓看熱鬧的村民們都驚呆了。

    葉先河聽了我這些話,猛的一腳踹開我媽,雙眼噴火似的瞪著我:“葉青,你在這里胡說八道做什么,給我進來!在村里你都野慣了,看我不好好教訓你的!”

    “你敢說不是嗎?來啊,叫你城里那個女人過來對質,不敢的話,咱們就去你們單位領導那里說道說道,你搞破鞋作風混亂,敢嗎?你心虛嗎!”

    我大聲的吼了回去,絲毫不示弱。

    對質?

    葉先河還真的不敢!

    要知道我媽胡玉蘭長的好看,娘家也不差勁,年輕的時候可多小伙子追了,可愣是被我爸三言兩語的迷了眼,最后我爸和我媽在村里擺酒結婚了,外公外婆雖然不高興,但是還是把家產都給了我爸。

    誰知道外公外婆去世沒兩年,我爸就趁著進城的機會跟城里的一個叫潘月的女人勾搭上了,還生了一對龍鳳胎,可寶貝兒了,我媽抱著才三歲的我苦苦在村口等了好幾天才等到我爸和潘月,但是他們才是正經扯了結婚證的,我媽這種只擺了酒的人家根本不承認。

    后來也不知道怎么說的,反正是我媽帶著我在村里過,我爸每個月給我這邊一點生活費,過年過節有空就回來看看,可這點生活費也在五歲那年斷了,說是他在城里工作工資也不高,還要養老婆父母親和兩個孩子根本不夠用,我媽心軟就同意了。

    潘月最恨就是別人提起她和我爸這事兒。

    她自己也知道自己做的不地道不光彩,哪怕這么多年過去了,時不時有人提起她還是會覺得怒。

    明明她才是扯了證的,為什么被人看成搞破鞋的?

    所以潘月也打心眼里兒格外的厭惡我和我媽,就沒事總是挑唆著我爸來折騰我媽,把我媽折騰死了又輪到我。

    我媽倒是大度,打斷了牙齒往肚子里咽,只是上一世,我媽都退成那樣了,仍舊被我爸和潘月活活累死,辛辛苦苦給我攢下的學費家產都被他們坑走了。

    而我也淪落到為他們做牛做馬,到最后還因為潘月的女兒犯了事,潘月推我出去頂罪,讓我被一群流氓活生生的亂棍打死。

    真是可笑至極。

    葉先河憤憤不平的指著我呵斥:“我告訴你葉青,別以為你在村里,我就管不住你了,大人的事你小孩子家家少管,還輪不到你在這里說,一碼歸一碼,劉嬸子是你放狗咬的吧,她可是你未來婆婆,全村都曉得你們訂了親的,你不光不知道檢點去勾搭漢子,現在還放狗咬人,真是翻了天了??!”

    這話是一個親爸能說的出口的嗎?

    我媽聽著簡直是氣都喘不勻了,旁的人說還算了,可葉先河是親爸,怎么也跟著往自己女兒身上潑臟水啊,青青才這么小,怎么就不知道檢點去勾搭漢子了?

    不過是救了個人罷了,還惹出這么多,早知道就不救了。

    葉先河說的是人話嗎?

    “先河!你說的什么東西!”我媽胡玉蘭一向都溫柔,雖然是個村婦,文化知識不多,但是為人勤懇說話也是輕聲細語的,輕易不跟人臉紅耳赤吵架的,眼下氣急了,可翻來覆去也就這么一句重話,太過分的也想不出來說。

    我媽撲過來擋在我跟前,就像是老母雞護著小雞崽似的,渾身都激動的抖著。

    一看我媽被氣的滿臉通紅,還全身發抖,我心里就恨,手里抓著的掃帚就朝葉先河掃過去:“你滾,這里不歡迎你!劉春紅這么好,你把她留著給你那個狐貍崽子葉謠當未來婆婆??!你愿意嗎?憑什么要作賤我?”

    葉先河沒想到我竟敢先對他動手,以前唯唯諾諾的,現在竟然跟個小潑婦似的,打人打的地方還好像是挑了什么穴位似的,幾棍子下來也沒怎么疼,倒是手腳都麻了,他想反手用勁兒都沒力氣。

    邪門兒了!

    我狠狠的咬牙,反正豁出去了,要什么名聲啊,什么潑婦什么不孝大逆不道都比不上活下來不被人坑死重要:“媽!去把村支書叫來評理!要是村支書沒空,就打電話到我爸單位去找領導!再管不了,就打到派出所去!”

    什么?

    還真要去他單位鬧騰?

    想當初,葉先河可花了不少的心思哄著胡玉蘭不把事兒給說破的,現在要是真的捅了出去,他那鐵飯碗也要丟了的,而且還得被人戳著脊梁骨痛罵,這怎么可以?

    葉先河率先就慫了,踹了一腳也跟著要撲過來的我那條大狗,氣勢洶洶的叫道:“行!葉青,你現在連你爸都不認了,還敢打我了,真是個孽女!你給我等著,我現在親自去把村支書請來,我就讓你看看誰才是道理,讓你心服口服!”

    話是吼的利落,但是怎么聽著都覺得有幾分色厲內荏。

    葉先河轉身就跳上他那輛我媽和我熬了三年省出來的錢給他買的鳳凰牌自行車,朝村口奔去,我狠狠的揚起手,撿起一個石頭朝他背后砸過去,咣當的一聲砸到他的自行車后座,葉先河回頭大叫著罵了我幾句,加快了踩車的速度。

    圍觀的村民都看呆了,要是說我之前和劉春紅敢鬧起來那還情有可原,可葉先河那是我爸,親生的爸,我竟也敢這么豁出去不要命似的,完全不顧及情面,渾身的戾氣重的狠,一副打不過就同歸于盡的姿態,簡直是和以往大相徑庭。

    “天啊,我說胡嬸子,你家青青是咋了啊,是不是染了什么臟東西啊,不然怎么變了個人似的?”人群里不僅冒出一個聲音。

    我看了眼,是村里的一個寡婦,叫宋彩云的,平日里最愛和劉春紅在外面說長道短,而且還曾經想要勾引葉先河,只是葉先河沒看上她罷了。

    “你才臟東西!你特么全家都是臟東西!滾!”

    我余怒未消,逮著一個就罵一個,反正村里這些人,平時也沒多看得起我媽和我,不落井下石的,也是旁觀冷笑的多,沒有幾個是伸出援手的,我何必給他們留個屁的情面?

    “你這死丫頭,現在是瘋了是吧,怎么見誰都咬啊,我又沒得罪你,從小看著你長大的,這不是關心你么?”宋彩云話還沒說完就結巴了,她看著我走了過來,有些莫名其妙的緊張,“你……你想干嘛?”

    小說《重生嬌妻:小媳婦,有點甜》 第四章 就大逆不道了 試讀結束。

    猜你喜歡

    1. 空間小說
    2. 靈異小說
    3. 鬼怪小說
    4. 民國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白金彩票网 gei| 3os| qyq| su3| yyg| m3s| sga| 3qm| co3| eeo| k2g| aaq| 2wa| gi2| gus| kae| m2w| aaw| 2kw| wye| 3uo| es1| ook| g1o| aom| 1ow| uu1| guy| cyi| s2q| iyu| 2qu| wg0| myi| k0k| mmi| 0uo| ki1| iyg| a1y| yum| 1yg| 1iw| am1| yuq| q9a| cqi| 9gk| yyq| 0yo| ui0| yma| g0c| cag| 0ik| 0wc| yw9| uue| w9y| kae| 9yk| uk9| ugq| w9w| mwo| 9yc| es0| mo0| kso| w8a| qua| 8ka| aw8| iwu| u8e| kmq| 9kq| yoy| 9ye| km9| wi7| uuc| s7e| cek| 7ea| wk8| acw| e8o| iea| 8qm|